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卷上珠帘

订户

字体大小:

往事旧物再美好,眼前总是荒凉,而新的却到底有缺憾,渺小的人,更为琐碎的个人细事,也越发微不足道……

许久没来,接近要十年以上了。黄昏微雨,匆匆赶去地铁站——那时正好开斋节,可乘客竟也不多,想来这确实是现代都市化了。转头想起吉隆坡轻快铁内,我穿个短裤坐着,旁侧再有空位,友胞女子多半不领情,让位子晾着,默默踱到一边去。比起若干年前,狮岛遍地皆是时尚男女,冷淡眉眼,双耳垂着绳线,以歌乐隔绝空间——如今那里都是手握一机,半日喜乐的指望尽在其中,仿佛没有地域之分。而信仰之事永远是敏感,怎么写,怎么说,恐怕总是不对的。还好,纷乱里亦有避而不理的所在,离了一个长堤,隐然有个界线悄悄划开了。这次免了长途车颠簸,云端看了蓝山绿水,半冷不软的三文治仍未消化,即得下机。多年前,在珠光大厦里穿梭,寻觅老电影光盘,狭窄店铺,蹲着看老半天:一盒盒香港电视剧经典倾销,心思不定,选好了,老板气定神闲:给你多个袋子,套住,过关不会被检查。做生意的人,察言观色,洞悉来人是堤的另一边,即俗称联邦人……当地人也有爱看旧日光影的,只是神情容色铁定迥异。常坐柜台,哪有不看在心里的。而今珠光大厦何在?短暂几日,也没去别处,近酒店的街巷略微溜达,商厦仿佛没变,可没变就有些不经意的沧桑——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