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订户

字体大小:

街道

街道是一样的街道

她和他牵手

一条街

走过另一条街

走完回看

数不清乱撞的

小鹿

撞晕了多少头

街道还是一样的街道

他和她约好

他先走

隔天她跟着走

不曾料想

乱世的路一天一变

留下的人

只能记住他临走前

频频回首

街道不是一样的街道

她在这头

他在那头

街道已不是一样的街道

眯着眼遥相对看

他白头

她也白头

饭桌

母亲今天又做鲜蚝羹

当年风声紧

爸失踪前

最后吃的就是它

手工面线鹭江蚝,

多少挂牵汤里兜。

鲜蚝羹从此绝迹

不想忽地里

饭桌上接续重现

他不敢抬头默默喝汤

牡蛎甘甜含泪咽,

咸流入肚怅幽幽。

母亲说爸不回来回不来了

这事他懂

母亲今天又做鲜蚝羹

这事他懂

交流

她把一肚子话

写成一本书

她让他翻一翻

翻完说说感想

唉 晶莹泪珠般的心

荡气回肠的故事

她回二字说 谢谢

然后沉默

有人忽地暴怒拍案

什么故事 谁说故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