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年

订户
(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老妈张罗客人坐下后,西蒂端上红枣龙眼茶,字正腔圆地说:“Uncle,Auntie,新年快乐,恭喜发财,早生贵子。”二婶一听,大笑。

二叔二婶一早就带着小孙女镁祁来拜年。门前的小路两边停满车子,院子里也停了老爸的本田和我的现代,二叔只好把车子停在正门口。虽然没有划好的停车位,但毕竟是自家门前,倒也无妨。进门后,二叔二婶先向老爸老妈拜年。老爸坐在他那张柚木靠椅上,一脸木然,仿佛过年过节跟他一点也没有关系。他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近来更沉默寡言,一天说不到三句话,才60多一点,却像个80岁的糟老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