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漏

订户

字体大小:

耳朵听来的

从紧握的手指间流逝

时光是飞奔的豹,进来

夜间疏而不漏的动物园

一座过分清醒的城市

到了晚上还精算时分

宛如正在被宰制的鱼肉

何如纷飞的小小的流萤

如果远去的马蹄声

是眼下的达达主义

最好就挑灯,整理

并且消遣那些零碎

敦促自己在黑暗

观光遗忘的帝国

如坐针毡,小心

而且担心虚度光阴

夜读与夜梦互相缠绵

蔓生,至明天的作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