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河水弯弯情悠长

订户
冬季的飞騨高山。(互联网)

字体大小:

从飞騨高山旅行回来后,柏和我之间似乎有了一层如山岚飘忽般的疏离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间我还理不出头绪。

如果无法将自身的孤独巧妙地融入人群,就无法在繁闹的人群中保持孤独。

侬酱,我想,你对于17年前爆发的那次沙斯疫情扩散到亚洲各国后,日本几乎是零感染,没有出现任何病例;你表姐夫却偏偏在那时染病去世,你多少存有一些疑窦吧?其实,面对各类变异的新型流感病毒,人类对它们的了解乃至于防控,总像似曾相识却又似懂非懂,还在探索和研究的漫漫长路上踟蹰。嗯,你姐夫去世时,医生研判他是得了急性流感,心肌功能受损,心力衰竭而回天乏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