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色盲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伏首办公桌上,很用心地在准备着今年度的业绩报告,以及来年的预算策略。每一年,这个时段,我的工作压力就超级沉重。

不为什么,只因为我的总经理的要求总是非一般的苛刻。营业部门里,基本上是由我担当。从十八欲滴的年华就投入公司到今天的半百岁数,青春都典当给了公司。从小型企业的经营到今日中大规模行销额,我是在老老板和小老板之间磕磕绊绊地走到今天。看着小老板从年少青涩小伙子到今天长袖善舞的总经理,我的工作负荷量也超越了自己所能胜任,总经理今年索性聘了颜值有佳的年轻小雪和我分庭抗礼。听说,小雪是美国某高等学府的商业管理荣誉硕士,结果分别和我各自带领不同的区域营业。我即以专业的心态去面对。虽然她是我的假想敌,但也是我的工作伙伴,毕竟以我的工作龄,也须要开始培养传承对象,所以我对小雪也没有敌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