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二弟走了

订户

字体大小:

二弟走了

慈善院二楼那张冷冷的长凳

还留着他的身体的余温

微微扬起的双掌

似乎想说什么

最后什么也没留下

十年了

他看着院落外那棵木麻黄树

一年年长高

花落尽又长新芽

自己却在岁月跟前

枯槁不成人形

陪妈妈最后一次探望

二弟已不能咀嚼

妈妈还是用她那双呵护的手

小心翼翼搅动食物

细心给二弟喂食

深皱的眼皮下

散发丝丝关爱

二弟呆滞的双眸里

已经没有神采

眷恋对他来说,似乎越走越远

在低吟的怔忡里

二弟突然冒出一句:

“我已是废人”

三月还未过完

冠病仍在肆虐

院落二楼长长的走道

什么也没留下

除了墙上一道

二弟长年倚墙留下的泛黄的痕迹

什么也没留下

二弟确实走了

望着冰冷孤寂的棺木

徐徐向火炉推进

哀伤霎时间凝聚

脑际思绪如潮水泉涌

是的,一切将化为灰烬

一切都将归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