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流年偶读记

订户

字体大小:

  前阵子嗜买二手旧书,买了不读,几乎是常态……生活琐屑,注意力涣散,欢喜心减低——不比年少,看了一点点略有意思的文章,心里总有黄金阳光穿过室内之感。

这个年过得早,未及二月,却赶到了——如今现代已没腊鼓频催,旧典故说古人击打腰鼓,扮作金刚力士,以驱逐瘟疫,是《荆楚岁时记》?仿佛兜转回来,很应景的样子。南方舞狮采青,锣鼓铙釟敲打得一片热闹,手举毛茸茸华丽色泽的狮头,大概也能击退瘟神吧。只不过眼下都作表演性质,并无祭神逐疫的意思。而略微浏览街巷,那种张灯结彩,悬挂新年装饰的情景,只怕也是急就章,虚应故事。心境难好,也便随便对付着——近乎于囤粮食。咦,过年里,某籍贯习俗,不就有把腊肉腊肠留着,美其名“匝年”?红彤彤的腌制腊肠,自有一种油气香味,似乎很有丰衣足食的象征……也只有我们类似过时之人才有这样的联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