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位置与力量 ——回应吴启基的《诗路的败犬之行》

订户

字体大小:

古代与当代分属两套不同体系,当代文学与包括其中的新诗,当然要建立另一套美学,方能再现目前的语境与范式。

首先,非常感谢有这份机缘,回应吴先生的文章,谈论诗与文学。我带着感恩的心,尊称“吴先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