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订户

字体大小:

他拉下厕纸一端,撕开刚刚好三截叠起,本来要擦屁股的,但是心头突然湧上一阵委屈,眼泪随着漏尿倏忽沁出几滴,于是不经意就往微湿的眼角拭去,轻轻一抹亦如接下来于肥赘的盘骨之下,重复的相似动作,油然带来了莫大的欣慰。

几个月前才买的这批厕纸,还剩五包各十卷,摆置在厕所角落略为污脏的瓷砖上,一边还有东歪西倒的清洁剂。晨昏大号两回,肠胃的噜噜召唤风雨不改,大概是他生平最正常也最骄傲的本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