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订户

字体大小:

童年的秒针很急躁

疾步催促分针

叫时针顺势前行

瞬间黑夜走向天空出现鱼肚白

絮叨匿卧枕边

一刻不得闲

少年的烦恼遇上叫“维德”的男孩

口袋里藏块怀表

终日思绪遥不可及的远方

以为会是永远

原来稍纵即逝

表壳不锈钢面刻着:曾经拥有

故事就走入历史

父亲最后手腕没有

钟爱一生的链表

在焚炉和追忆之间

拾起走过的时光

舍弃遗忘的从前

然后

抬头挺胸

回望或展望

眼里依然是他温柔的眸子

时间停滞于瑞士名表的那一刻

过去现在或将来的定位不清

上紧发条

耳际无声

心里倏地流过一串

久远的滴答

滴答

一根纤细米线易燃

炉灶边熊熊呐喊

你我身上必须有块伤口

才叫明天标记有价值的

昨日

我不懂

安逸的风轻云淡为何“无价”

尽管如此“无价”

非要裂肺嘶吼

耳根不清

才被听见

白日伪装坚强

夜里暴徒血液横流

狂奔赤日

践踏鲁迅走出的那条道路

掩面述说胡适的梦想

“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支离破碎得像钻石切面

熠熠生辉

镜子裂纹里

龟裂的脸庞

在风里哆嗦

借黑夜精神为之一振

移位思考

是否就能翻转命运

冬日偶尔飘落的雨无语

并肩作战的我们

顿时止住呼吸

吐不出一口名曰生命的金句

眼里残留苟延残喘的

茫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