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凌霜

订户
(Ledi摄影)

字体大小:

老旧的结霜桥诉说着美丽的故事,好像梦境的零维空间催化我的哀悼,演变成笔尖早已干枯的墨汁,在倾诉着无人懂得的落寞。

整个3月,我背着重重的水彩画笔,穿行在熄无人烟昔日的结霜桥。走走停停,漫无目的的穿梭在这窄窄的街道上;这40多年前曾如此热闹的街,今日却冷清无人问津似一座空城,我不及唏嘘时代脚步的变化。寻找灵感的时光,有些闷热,时间在我的画纸上越积越厚,变得漫长又潮湿。顶着大太阳的小巷,徘徊着我挥笔的右手,水彩在纸面上快速蒸发成一粒粒漂浮的水蒸气,在我呓语般的写生里飞行。那些似乎只为与我对话的色彩,沾足了想象,成了纸上的一片绚丽开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