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妈妈

订户
(互联网)

字体大小:

心头那盏灯,飘摇十几年

当它灭时,只需一丝叹息

深夜,日光灯惨淡,脚步声空洞

枯瘦的脸卸下所有血色

惶恐的双眼从此不语

不必挥手

今后,从此

窗外那棵棕榈兀自沙沙叫嚣

半尺的隔离如一世纪

我站定的五分钟有千万里

我们走过的那条村路早已伸进时光里

灶前漫开的炊烟轮回了

背着生活饮泣的身影写进故事里了

挡不住涌来的浪

搁浅的思绪怔忡间冲破堤栏

你躺在宿命的卧床被带走

轮子与地板尖锐惊叫

走廊灯暗

凌晨三点的风陪着我

现在我拥有全部的,空

而岁月,纷纷从空中倾出

街灯下谈你的后事,却一直提起前生

我无力,这世界正在隔离

人与人总会不相见

寒夜露深,你好好走你的路

天明就快到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