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闹市问禅 ——程亚林《诗与禅》读后

字体大小:

不能老藏在古诗和空山里

寺庙已建在闹市

后现代的灯光说话从来不打机锋

禅,所以必须从乱石堆里

拈出一种微笑

一种微笑

叫电线杆结果,雨树开出莲花

闹市没有山鸟

车声是蝴蝶,不惊而飞,斑斓而飞

飞是空,不飞也是空

空与不空

都在你必须明心净化的

烟尘中

空与不空,你闻到了吗?

时局万变而万古长空不变

刹那,永恒

永恒,刹那

壁钟琢磨了一整夜

黎明推窗,梦仍在滴滴答答

顿悟,就等那高楼背后

突然伸出一根巨棒

一声暴喝

把晓色的意念震得纷纷爆裂

然则,红绿灯是法,非法

还是非非法?

穿过满街谎话连篇的市招

蓦然回首

一朝风月

赫然隐身在互联网的

三千大千世界里

不可说

不可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