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镜头的眼神

订户
(路透社)

字体大小:

他在国外公干,完成工作后,决定多留几天才回国,却在列车上见到了曹太源。他立刻用手上的书遮住脸,心跳得厉害,手心冒汗。他已经多年没见曹太源,没想到竟然会在异乡相遇。

他稍稍把书本拉得远一些,假装自己有老花(他的确有轻微的老花),撇了一眼。没错,坐在对面的正是多年前的同学。虽然过了多年,他仍能够认出那高高的额头,扁扁的鼻子,那微微上扬的左边嘴角,那一副自负的表情。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