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封锁零星录

订户

字体大小:

临近封锁的前一天,出去了——阿姨突而要过账一笔款子,不得已,也就陪她走一趟银行。这回搬得远了,轻快铁不敢坐,疫情来袭,也就央一个较为熟的旧门生载送。老区街道冷落寂寥,从前来回走个千百遍的路都已经觉得陌生。此刻更像一种海啸降临前的无声无息——邮局大概还开着,可望进去,里内门洞阴沉沉,外边太阳则温吞吞。而睡不醒的黄斑猫儿横卧店铺外,过去典当行外总有穿拖鞋男人手执传单,抽着烟,低声问路过的人:要不要卖金?高价收购……眼前倒没什么人影,猫儿更不见。十字街头的交通灯,在云天暗淡底下一红过后一绿,尽自起落替换,世界默默转动,却不知逐渐有了即将停滞的蛛丝马迹。银行职员办事丢三落四,效率低,空气里有隐形的网罗默默张开,一个个小心翼翼,怕触动什么似的……人根本少得离奇,那步调越发拖慢起来。难得办妥了,对过一个廉价超市,瞥了一眼,几番要过去,却不禁打消念头。可到底车子经过一个旧工厂区,巷子弯进去,却是一爿半批发半零售的超市,忙下去看看。尚好,还没限制顾客人数——系上口罩,门前酒精消毒,踱进去迎面有出炉面包,老酵母岩石形状的葡萄麦包,随手拎了两个。灯影略暗,人们走动穿梭,货架上有的空空如也,想必是干面杯面之类,囤积久些也不打紧;于是群众心想,能扫货就扫吧,隐然有一种惶惶的暗影,日头要西下,仿佛从此不会升上来。其实也还没感到焦虑,可明日就开始封锁了,权且买些。可对着零散杂货,似乎下不定主意,要不要?还是眼前就这些了,再不拿,随时没有了。心情散乱,纵然大白天,老是觉得天色昏暗。前几天去西药房,问个水溶维他命,里头药剂师也不耐烦的直说没有,浮躁不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