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荒夜四章

订户

字体大小:

索途

窗页素描子夜

月勾星微只余街灯

伴我

穿越唐宋

一团萤光再凑窗沿

似是昨夜岸前

析散了的先秦那些精灵

不停扇动羽翼

仿佛是挥之不去之方形

之寂寞

玄黄

子时已过

一伸手就打翻了

灯火。方发觉左手缪斯

 也未曾合上眼

万缕光线迅速织网

密密麻麻地纠绞着五蕴

低宏的咒语,携风带雨

由远而近,簇拥攀墙闯入房室

液化每一寸立方

在光液里任我

移游

天地玄黄

脐带即虫洞

通达故居的水乡

时遇

宇宙洪荒

躺卧柔滑的藻丛

以为自己是比目鱼

潜底 以背面双眼

仰视水族

远处传来许多频率

久卧而衍生五彩珊瑚

半透明的水母群回旋

随大流动的脉搏

舞舞舞

舞祭两季换替

巨月

光液争相夺窗

腾跃而下

引来陆地目击者

仰望一匹剔透瀑布

倾泻百层琼楼

若属鮭类终必逆游

经事颇琐

总是无情西风

迄至雨停

一捻就点燃了宫灯

弱光晕照百年夏梦,抬头

一轮巨月高挂于梦缘

那似近又远的远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