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挽诗二十行 ——送别杨牧

订户
←(左起)陈慧桦、李有成、杨牧与罗门合影于1977年左右。(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While the tree lived, he in these fields lived on.

——Matthew Arnold, "Thyrsis"

我深夜独坐读诗

春雨淅沥,像邈远的记忆忽断忽续

整座城市笼罩在渐浓的忧郁里

半睡半醒间,嗫嚅低语

茶凉后,时间也跟着凉了

除了诗,此刻还能说些什么?

听说你已经离去,诗掩卷了

心情渐老,在语言猥琐的年代

我们曾经寻思,诗,如何

可能演出卑微的抗议

往后你还会写诗吗?还会有人问你

公理与正义?你这样转身

踩着落叶窸窣,想要留下

怎样的身影?南港多雨

可四分溪枯浅,游鱼仍然勉力

在水中描摹优雅与淡漠

我缅然记得,我们也喝过

一些酒,甚至谈过一些诗

就像现在,春夜有雨

我独坐读诗,在语言疲累的年代

附记:

我初识杨牧当在1977年左右,他自美国返台在台大客座,我则在台大外文系念硕士,不过他主要在博士班授课,因此我没有机会跟他上课。其时我分租陈鹏翔(陈慧桦)住处,另一位隔房分租者为高天恩,杨牧不时至陈鹏翔住处喝酒,我那时年轻,也喝些啤酒,因此多半也会在场作陪。除了杨牧,经常在座喝酒的还有罗门、蓉子、林绿等。我和杨牧虽然很早就认识,不过他早年在美国教书,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即使他后来回到花莲,创设国立东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我们见面也多在多人的公开场合。反而是他担任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所长那几年,刚好我是欧美研究所所长,因为共事,公私两便,我们相对过从较多。杨牧退休后我们就很少再见面。我只有偶尔向须文蔚探听他的健康情形,知道他要静养,因此始终不敢去打扰他。不过我自年轻时就亲近他的诗和散文,至今仍不时翻读他的诗集与散文集。他是位可敬的诗人和散文家。杨牧,本名王靖献,早期笔名叶珊,1940年9月6日生于花莲,今年年3月13日逝于台北,享年80岁。本诗提到的四分溪为流经中央研究院的一条小溪,杨牧至中国文哲研究所上班必定路经四分溪。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