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旧居花开了没?

订户

字体大小:

阵阵鸡啼,

可是上古的回音?

日子高高挂枝头,

任月光打磨,

岁月有神,

略清瘦。

庭前玉兰一株,

与篱边桂花争香,

蜂蝶驻足,

忘了来时路。

屋里黑胶,

迎来陋巷之春,

微风中转成年轮。

是谁频频回首,

是谁侧耳倾听?

一万年后,

混沌的神识里,

仍有藕丝的亲情。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