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订户

字体大小:

最大的公约数

是一万亩的锡矿湖

或者更多的橡胶林与棕榈树

或者石油

是之间的我们

是你,我,他

是新月与多角星体

晃动于蓝色,红色,白色

波浪当中任何的共同体

至于漂流物

就像天边的一片云

以及国土上的风气

只能是概率

就像蒲公英乘坐季候风

路过的雨散落在土地上

或者那一次的交会

我们未及全盘托出的一九五七年

欢欣,于仓促集结的广场

惊讶,于我们抒情的河口

沧海,转瞬消灭了我们的投影

记得的,忘记的,隐约的

我们的结合毫无经验

可言说的,是黑夜

我们的忧伤

随机而永久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