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有河的猫

订户

字体大小:

一直怀疑观音山上的云雾是否源自淡水河口的叹息。我把双眼趴在两面书页之间,凹陷的地方仿佛听见河口传过来棕色的水声。

午后的时间很猫,只有三两只朝圣的蠹鱼游在室内的书架之间。当然我是不吃鱼的,和他们一样翻开喜欢的诗句,以午后暖洋洋的阳光烤熟一首首的诗歌,填饱贪婪的心眼。偶尔蠹鱼们喜欢从我瞳孔的大小,观测诗句亮度的强弱;我透过它们的眼睛,梳理和舔舕身上被难啃诗句拨乱的毛发。我们所须耗掉的时间,是从一段诗句跳到另一段诗句所需的猫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