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昨夜西风凋碧树

订户

字体大小:

我愿是风花飞舞中的那个少年

以燃烧不尽的文字融化雪月

我要奔驰浪漫,飘逸幻梦

穿着唐宋典雅,像所有的临风玉树

在缤纷花园站成一株傲世的孤寂

我始终不寂寞

我少年的山水是壮年的江湖

我壮年的漂泊是老年的悠游

从无忧的春季鬓白成多愁的晚秋

从诗意的雨声点滴成彻夜的辗转

我始终不寂寞

我愿是明镜西湖中不动的小舟

被晨雾萦绕,被芦苇荡欲拒还迎

不奢侈方向,和所有爱做梦的诗人一样

独自随清波吟唱,放歌

但我始终不寂寞

我愿是窗外追赶落叶的山风

在檐前醉倒于茶香的温暖

我愿是茶炉上那团明灭的热火

在严冬里坚持一点通红

我愿是砚台上未干的墨汁

在千年的文字里闪烁睿智的精灵

我愿是空谷回荡的钟声

在晨昏迷蒙的炊烟里唱响人间欢歌

当西风翩舞,我愿是一棵坚挺的碧树

依然不低头,始终不寂寞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