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阻断措施

(法新社)

字体大小:

卡菲和阿美拉都相信,阻断措施结束后,会有奇迹。

阿美拉老师邀请学生加入视讯教学平台,立即听到热情的呼唤:“老师!”她注视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各个角落,寻找究竟是哪个学生发声。

“哦,是你,汉立夫。”三年级马来语老师说。看到其他同学还没有加入,阿美拉继续和汉立夫交谈:“你好吗?”

“老师,我很好。”汉立夫开朗活泼地回答,满脸笑容。

“我看你经常都是最先准备好的。恭喜你,汉立夫!”九岁的孩子笑得越发灿烂。

近一个小时的线上课结束后,阿美拉松一口气。虽然冠病疫情阻断期间,她的课程照样进行。她一直都有准备幻灯片和作业卷子帮学生理解课程,并勤于批改每个学生的作业,给予指导。在这所小学当两年教师,她变得更有耐心。

当天下午,她一边批改学生作业,一边发出会心的微笑。她对学生的学习成绩感到满意和骄傲,觉得她在弟妹入睡后,准备教材到三更半夜是值得的。

想到汉立夫,阿美拉更开心。在校园里,汉立夫须要更多时间完成作业。如果他不理解,他不敢发问,选择沉默。可是现在不一样,他更主动,也更有信心,每问必答,不明白就发问。

阿美拉相信,在疫情阻断措施期间会有奇迹。

~~

卡菲的脑子似乎无法接受现实。他热爱自由,喜欢到世界各地游历的个性被束缚了。

他能否度过这一个又一个星期的空白日子?这简直是在吞噬他的生命。他能否和母亲弟妹宅在组屋里?卡菲不敢想象。

“你没有和我说今天回家,不然我可以煮你喜欢吃的酸辣食物。”妈妈边说边迎接他的问候。

卡菲知道,妈妈说起吃的,就是表示她对子女的关爱。他不知所措,每次回家他都有这种感觉。

“我不想麻烦妈妈,回来是因为老板要全部员工拿假期。”

“那很好啊!你可以休息休息啦!弟妹很久都没有见到你了。”妈妈说。

每当妈妈提到他思念的弟妹,他知道妈妈也是同样思念他。

“你的假期多长?”

“一个月有薪假期,其余的政府会帮助。”

“哥哥回来了,卡菲哥哥回来了!”话音刚落,卡菲的身体已被两双手紧紧抱住了。

“等会儿……我先把衣服换掉。”

弟妹的拥抱松开。

卡菲朝排列整齐,摆设各种纪念品的厨架望过去,那是—个走遍天涯的导游的收藏品。

他把利物浦的利物鸟铜像和阿姆斯特丹的木屐,埃及的水晶金字塔和米兰的咖啡杯放在一起。这只是他买的几十件纪念品中的四件。

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闪过:厨架上的每件物品都意味着他曾把母亲和弟妹留在祖国一两个星期。

妈妈在学校的食堂辛劳地经营一个小档口,养活两个弟妹。三年前父亲去世几个月后,卡菲提出当导游的愿望时,妈妈成全他。

妈妈知道长子于父亲卧病在床时,牺牲许多照顾父亲。

“卡菲哥哥!”叫声把遐想中的卡菲唤醒。

“什么事?”

“哥哥可以当午祷阿訇吗?”

他不觉喉咙堵塞想哭。自从父亲去世后,屋里就不再点燃祈祷的灯盏了。

卡菲猛然觉醒。他相信疫情阻断措施背后会有奇迹。

~~

名为“洞外光”的博客系列日愈出名,不止在新加坡,整个受疫情封城的本区域都如此。

其创意内容,许多实用的指南对于宅在家中的人,不论年龄阶层都适合,包括全家人一起在家打发时间的构思 ,如玩枕头堡垒游戏、捉迷藏、寻宝游戏和即席讲故事等。

这个博客系列广受欢迎,因为主持人与弟妹在节目中的表演融洽和谐。

至于大家喜爱的“妈妈恩美煮什么?”节目,主持人和他妈妈一同分享极富营养的食谱;而且这节目观众还可以听那单亲妈妈叙述她如何养活一家人。

然而,最受欢迎的却是“观光旅游室”。节目开始时,主持人走到排列整齐,摆满来自各国纪念品的厨架旁边,随意拿出其中一件,和大家分享有关纪念品的趣闻轶事。

接着他又介绍相关城市或国家的各种趣闻乐事,分享他在当地旅游时拍摄的录像和照片。

“你可知道,米兰星巴克的咖啡杯子并不是我自己买的。”主持人轻松地说,一边仔细端详那个黑色杯子。

“在收银处,我才发觉钱包不见了。 幸好,一个意大利妇女上前来付款。Grazie,谢谢!”主持人作难过状,然后对着镜头说感谢。

“米兰是个充满矛盾的国际大都会,除了以时装闻名,也因拥有欧洲历史上两个著名足球俱乐部而倍感骄傲,那就是Inter米兰和AC米兰。来吧,跟我去圣西罗体育馆……”

对于宅在家中的马来群岛人民,这节目能带领他们跟随口才一流,用心而又知识渊博的导旅畅游外国。

卡菲上载最新拍摄的录像。他感到安慰和庆幸,还有一些空间可以让他在疫情阻断期间分享他的知识。

他把笔记本关了。“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做黄昏祷告啦!”

~~

“那是汉立夫。”

阿美拉在观赏“洞外光”博客时突然脑中闪现这样的想法。

近来,她越来越爱看这个博客系列节目。她得到许多启发,尤其是在和弟妹一起打发时间或帮妈妈准备开斋节糕点时。

就在昨天,阿美拉兴高采烈地和弟妹们在客厅玩Rube Goldberg机器游戏。这都因为该博客的建议。

把书本和文具排列整齐,用以控制弹珠的跑道。

她的弟妹很享受这游戏,父母也尝试帮忙,父亲更是兴奋,他在跑道上添加障碍物,使跑道更曲折。

另一次,阿美拉尝试用妈妈恩美分享的食谱煮开斋晚餐。家人对她的食物大加赞赏。妈妈感到骄傲,爸爸惊叹不已。弟妹们也胃口大开,还添加了一盘饭。

当晚,晚祷过后,阿美拉发电邮给“洞外光”博客的主人,向对方致谢。

“老师,早安!”第一个向阿美拉老师问候的欢乐声音。

“汉立夫,早安!”阿美拉老师回答,乘机问:“汉立夫,你哥哥设立博客,是吗?我在他的录像里看到你。”

“是的,老师。”他接着说:“我哥哥说你的声音很好听。”

~~

卡菲的心跳加速,全身流冷汗,喉咙想吐,舌头打结。他大力咳嗽,想消除那种感觉,但不成功。

忽然,他感觉感冒了,鼻孔阻塞。他深深地吸气,似乎无效。

他开始肚子痛,全身关节不舒服,到底发生什么事?

他极力想把自己那不知所踪的勇气找回来,还好他够快,否则就来不及了。

他注视笔记本屏幕,屏幕上的脸眉头紧皱。这脸他已经认识两个星期。她是否也也经历着同样的感觉?是焦虑,关怀?或者,或者……是爱?

“老师……”卡菲尝试寻找恰当的言词:“阻断措施结束后,你是否愿意和我见面?我的意思,嗯!真正的见面,而不是在屏幕上。”

“我愿意。”

卡菲和阿美拉都相信,阻断措施结束后,会有奇迹。

~~

在新加坡经历历史性的疫情阻断措施结束19个月后,卡菲和阿美拉结婚。

本文译自2020年5月17日《每日新闻星期刊》(Berita Minggu)。

作者莫哈末·纳古易·纳南(Mohd. Naguib Ngadnan)中学时期开始写作,曾获颁短篇小说佳作奖和诗歌奖等。除了写作,他也画画,目前是名教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