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纽约

纽约中央公园冬阳雪景。

字体大小:

1

奢华浮生缩影在淋漓耀目百货公司的

橱窗 彩灯折射出的欢愉

与机械轮子辗转出亢奋乐曲

将墙角流浪汉卑微的呼吸

覆盖 他那件杂味愀怆的外套

亦被细碎薄雪 覆盖

而那嶙峋的额头档住睥睨目光

以及偶有美好的星辰晚上

洛克菲勒顶层的遐眺

永远无法识别贫民窟的食物与厨余

露宿废弃纸箱与床的形状

蓬垢头发与绒帽的差别

(巨型圣诞树仍然熠烁着主的恩宠与神迹童话)

2

第五街雕镂的招牌皆炯炯有神

这里的教堂餐馆大酒店珠宝廊甚至图书馆

皆共同哺育恢恢大业的

希望无垠之美国梦

让混淆的种族在上帝的护佑下丰饶志酬

而华尔街日日叩醒股市的铜牛

庇荫在数字的影子里乘凉

夜色融化着幢幢钢铁矗然的大厦

摇滚乐在金属与前卫海报的酒吧内

铿锵逐鸣 迷幻药在舌尖吞吐出沉郁及脱羁的灵魂

时代广场是一个装满各种心情的

庞大酒杯 被四周的霓虹光谱撼晃

呐喊 嘶吼 阵阵歇斯底里的骚动

节日挑逗着熟识又陌生的拥抱

而旁侧百老汇正在扬唱动物拟人的

另类舞台回荡情欲

布鲁克林桥夜灯是纽约颈项串起的珍珠

岸旁愈是灯火阑珊的情色盛宴愈狂野

哈德逊百余年的潺流被两岸倾倒多少

众生掠夺名利的垢秽

而四周林立的餐馆仍旧赶制过量酬酢佳肴

豢养着糖衣包装slogan减肥广告

3

法拉盛热腾腾馒头豆浆与面条之蒸气

隐约美容众多读过毛语录的脸孔

髣拂麇集时空错置的魂体

彼此均用龙族家乡口音搭腔

床前的月光与亲人均在远方

脆弱的乡愁趁着中秋吞噬两口月饼

或在春节舞狮炮竹里反刍着

用筷子夹起的餸菜最快慰

(还好整区的节奏叫卖与允诺决裂

均以熟稔亲切的母语裁议)

当肉身烙满伤痛的折损在三餐温饱里

只有在梦中记起亲情褴褛无依

4

国会殿堂与影艺界或球星

掺杂着各种肤色精辟的演出

而地铁车厢内挤逼出各种不同体味

但只服膺于自由女神主义

簇拥的蓝领与白领或招摇妄傲

毕生学习在生灭 游离撞击禁忌的胆色

近百美术馆用色泽或塑像古迹

与各种对峙的心灵传话

从大都会古根汉惠特尼的相觑

板块颜料从落落笔癖里搜涉

不同世纪的斑斑故事

一些轶事逗留在皇后区

另一些拍卖成曼哈顿豪宅里辉煌

千万倨傲个体将漫漫年华

泼洒挥霍在容缓或急促的生命画布

这里不用驮负异端犯忌罪名

也许伸展的舞台有啸啸喝彩回响

也许承载窃窃自我取悦的困踬岁月

在多梦的国度里无所谓招摇吹嘘

漂泊或伫驻只是一尊被忽略的寒伧雕像

5

中央公园疆界围筑起青涩至暮年心境

湖色是春天的胴体

以潋滟光滑等待游人一场万种风华的恣乐

夏季绵绵草原起伏着情侣亲密心跳

秋凉是辚辚马车消磨着枫红艳灿的浓稠

冬雪的精灵忙碌抢滩覆埋苍苍世梦

挤拥的情绪拼贴成游行音乐会与政治口号

丰激的肉体在此纠葛回荡

不管贝塞斯的脸膜是夏莲或秋枫

欢乐的泉声启示着激情宠爱

约翰连侬逃遁的Imagine曾嘹亮“草莓”岁月的

世界大同之无争蓝图

悲痛的尘埃凝聚成振翅的

鸽子 双翼骨刺拍击的频率

呼啸成三千幽微名字

在哀风里掩体成共同信仰的揭示

而每度九一一如鬼魅般掠临对峙

曾在梦魇里燃烧的焦味

仍在湿漉漉的氤氲里结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