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行路踏踏

订户

字体大小:

地铁才抵达南方

南国的年少已上车启程

那时的博爱座不挤

整个国家还年轻

恋爱是最大的主题

一眼赎回一眼

一唇赖着一唇

时光在建国与立国的

爱国主义中

穿上工作服

把高脚屋拉扯成高楼膨胀成大厦

收割更多的纵向空间

来换取来不及的独立时间

穿越质疑与盲目之门

携手踏向

刚刚开了一小缝的

国门

从头学习都市呼吸的频率

第一次适应

强行注入激素的

国际

当白头的少年再登上高楼

许多的陆路更多的水路

早已无法回头地远去

而那些博爱那些恋爱

早也

回不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