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刚刚好的疑惑——文字黑店2020

(蔡深江摄影)

字体大小:

文接上期

21. 夏天摇摇欲坠

年轻时背易经卦名,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兮履泰否……夏日将尽,我们用故事和天马行空,召集神力编纂成只有自己在梦里才会发笑的六十四卦顺序。在失魂落魄的夜晚,那就是成就了。年少挥霍,不缺怪力乱神的想象,随时呼唤诸神助阵,成全记忆过程的克难崎岖,得意不费吹灰之力。

要在炎夏万物蓬勃之际做决定,自信摊开来一贫如洗,人才毫不客气。等荔枝最好吃的那几天,浑然忘我,成天就想着怎么一举成名。我试着收敛,静观事态演变,等几个好朋友酒醒后若无其事。事情往往无法顺遂,一路伤感跌宕,要脾性与狡黠俱累,才能停损。

少时该要囫囵背书,什么都可以记忆,进入脑袋就是自己的库存,一辈子受用。老来忆趣,年少轻狂的一砖一瓦渐渐浮现,渐渐也就不确定了。

背书有一种翻山越岭的喜悦,有清风徐来,漫游不知归途。

22. 戏里有言不及义

夜里赶路不怕路远,怕马累人仰,怕黑道挡道,怕孤独而不知。灯时有时无,月色追寻着影子,穿越草木枝桠,穿越寻常人家,穿越古往今来,转眼闪逸,穿越自己的心事和藏得很好的自负,一如洞烛空悬。

得意就必须有得意的铺排,从前的考试怕你测中题目,百般迂回刁难;现在的考试怕你测不中,老谋深算的天真浪漫。用千军万马的阵势,涵盖一夫当关的无奈,人的渺小就得以安身立命了。

缓缓,有缓缓该有的风,旁人听不懂的宁静。心思摆正,怕舟车劳顿。

奔赴赶路,从年轻到衰老,就是一出戏了。风景是要在哪里让人等待,还是随时光错乱?沉思用尽了心机,谁急谁易马前失蹄。

小时候看电影,旁边有男女小声冒出一句:要有前戏。黑暗里平白无故,我听了以为明白。前戏不就是广告吗?戏上演前,靠广告卖力暖身,错过一点也不可惜,错过也可能惋惜。

23. 就只是寐

走着走着,父亲见一处可以躺下,就认真寐在天地之间,管不住梦里的神仙。不下雨或者雨后,都是散步的好日子,父亲天天盼着出门。

通常是哥哥带着,平日上午找园林树森处,伴父亲走累了,总是迎来可以平躺的时机,父亲眼皮一沉,就睡了过去,人来人往的天经地义。野鸟信步过来,饱含亲切,从不叨扰。

妹妹也是,稍显刻意但总会确保父亲走着走着,有浮云偷闲的小寐。带着父亲外出,是不动声色的慈悲,静待日薄山西。

父亲话从此不多,瘸着把路走好。其实父亲闲着,等闲视之,不怕日子赖着不去。

80来岁,老人旁若无人,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谦卑,微笑着难得的舒坦,多数时候板着岁月风霜,不怕风吹雨打了。在乎,就浑然无法入寐,在世道的眼神里。

偶尔,我带着父亲,找风轻阴凉的时刻,守卫他浅碟的梦,估计是干脆无华的栖息,在困顿了的忧郁里面。没有人必须理解,我还是警觉四望,我还是必须排解路人的疑惑,任父亲偷天换日。

24. 母亲微笑

你把我形容成大海,都稍嫌拘束,何况母亲每天都微笑着,笑着累了就睡,睡着了就死赖着不醒,等念头走投无路了,太虚神游,时而怨天尤人。母亲微笑,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的微笑是隐藏着悲哀的,怕被看穿的失忆。

母亲始终记得是我,不同时期的我,端看她醒在谁的岁月之中,端看着谁。谁也没有把握,下一次母亲醒来,是不是还记得,我曾经是她的儿子。

兴致高的时候,我也希望风和日丽,喜欢的曲目一首接着一首,从想不起的沉默里,漫无目的满屋回荡。母亲突然开口,问我肚子饿了吗?我照旧笑着问她是不是煮给我吃啊?母亲说,等久久,说她早忘了怎么煮饭。

知道自己忘了,也是一种想起。万一你也认识我,曾经见过母亲,如果母亲看着你和蔼可亲,你应该感到荣幸。

(下,续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