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时间改变了很多 又什么都没有

订户

字体大小:

关于郑州我知道的少得

可怜,屈指也就李志那一首

还有分享《走马》的学生

毕了业回去当总裁

停站时我想过下车

但犹豫了一下

列车赶紧关上门

月台后退成远去的岸

耳边隐约有说话声:

人生不再流经郑州

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惜

下一站开封

我知道

包大人在那里杀过人

用衙门推出的三款铜铡刀

赵青至今仍霸占沥青路

追问滚动的头颅

同样是斩首

凭什么陈世美比他赢得更多雪花的掌声?

停站时我犹豫了一下

也想到下车

玻璃窗飞走了孔雀

巴黎也有过类似的极刑

断头台刀垂直坠落之前

玛丽皇后有可能说了句对不起

狄更斯的叙述无力拯救贵族与小裁缝

并没有使我们知道历史更多

在挥舞话语成凶器的人的面前

再去几站,悠久的

地址曲折如掌纹

终于找到不问世事的高人

见与我有缘,悠然沏了壶好茶

氤氲中指点若干

原来转世以前

我在衙门里当过仵作

最熟悉血和草席的气味

所以这辈子都循规蹈矩

除了写点新诗的时候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