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有一个地方 ——感怀英培安离世

订户

字体大小:

1.有一个地方

这样的境地

毫无目的地浪游;

宇航站、机场跟星群

持续奇异的沉默;

会有一个地方

日光里的虹彩;七十年代

手术台上那禁忌的游戏里

胶着的身影——仿佛

霎时到另一境地;

说真的何曾真正

为自己而活;似梵高

割下死色的耳朵,

脆弱的手割不下

坚硬的舌头。

会有一个地方

日正中午,日子

周围的光影魅音

不可能时刻伴随;

认清这一点

惊觉从来没有不同

蒙着黑布苍白一脸;

似透水而出的鲸、

穿鲸而过的骑士——

会有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

一定有你

2.灯罩

忽然咳嗽

似模范样板

及时掩住嘴巴;

蒙尘的书房

独自伴冷风;

今夜灯光温暖

书翻到最后一页:

不再是其中一个

相信上面的人;

灯罩忍不住问:

是谁投下黑光?

霓虹森寒长街怒放

地铁轨道传出震响;

翅膀骨折收起

羽毛遮蔽草根

书室狭隘木桌平伏

白色精灵滑过窗台;

树上书房

灯罩开眼

倨傲发亮

(后记:我首两本著作因英培安推荐而得以出版;先生提携后辈之情,万分感激。)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