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梦

订户

字体大小:

一夜一夜地过

唯一屈服的是气温

我就说嘛

怎么可能冷却

我每天都放进微波炉里

看着一盏灯照在玻璃盘子上

心都变得透明了

都快数完了

一夜一夜地过

我再拉下一幕宁静

放进盘子里

代替不了日光的灯啊

你要去哪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