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乳房重建者 需要时间调适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乳房是女性的身体部位象征,即使选择做乳房重建手术或穿戴假乳房,感觉终究还是不同,心理上要做的调适不少。

对于乳癌患者而言,在治疗过程中除了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如脱发和皮肤疾病,一部分女性乳癌患者还得切除乳房,这个普遍上象征女性的身体部位。即使选择做乳房重建手术或穿戴假乳房,但那感觉终究还是不同,心理上要做的调适想必不少。

黄惠云(40岁,公关)在28岁时被诊断患上乳癌。当时,她已经生下三个孩子,大儿子8岁,二儿子4岁,小女儿才13个月大,而她刚刚停止哺乳。有一晚,初学走路的小女儿跑向她的时候不慎跌在她的胸口上。

“我感到一阵很深层的痛,直觉告诉我有点不对劲,有一部分也是因为我的母亲在36岁那年因为乳癌过世,所以我赶紧到综合诊疗所求医。我还记得诊所的女医生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因为我向来健康,年纪很轻就生孩子而且都有哺乳,不抽烟,体重也正常。可是我还是坚持要做乳房X光检验,她就写信让我到樟宜综合医院检查。”

当医生确诊她患上第二期乳癌时,黄惠云一心只想着要如何治疗,因为她还年轻,想尽快康复。

“我上图书馆借了所有与乳癌治疗相关的书,樟宜综合医院陈愫明医生也为我提供很多帮助。即使我质疑她的能力,她也毫不介意,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

20180918_7_Large.jpg
前乳癌患者黄惠云。(受访者提供)

黄惠云质疑的是医生为她做乳房重建手术的能力。医生只在她的左乳房上发现癌细胞,但黄惠云为了减少乳癌复发的概率,决定切除两边的乳房,再做乳房重建手术。

她说:“我想过不做重建手术,这么一来手术的时间就会减少好几个小时,可是我的前夫(当时还是丈夫)提醒我,身为女人,我总是希望自己长得好看,不做重建手术是不是我长期要的结果?最后我还是决定做了,至少还能像正常人一样,不须要一直向他人解释,我为什么是平胸的。”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新乳房”和“旧乳房”的感觉很不同,在心理上依然要花一年多的时间才慢慢接受。

家属应更体谅患者

20180918_8_Small.jpg
陈愫明副教授

在樟宜综合医院,医生与护士团队不仅照顾患者的医疗需求,也兼顾她们与家属的心理需求。谈到乳房切除手术的患者,樟宜综合医院乳房中心资深专科顾问兼主任陈愫明副教授建议其家属应要更体谅她们,也要更有耐心。“她们正经历一段很艰难的时间,需要很多支持与鼓励。这些可从小事做起,包括说话更敏感一些,也更留心她需要什么。让她看到无论她有没有乳房,你都爱和关心她,时刻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

医院乳房中心扮演重要角色

医院的乳房中心也在乳癌患者的治疗与康复过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资深实践护士蔡燕妮说,除了抽血和伤口护理等临床和行政工作以外,他们会当病患与家属的倾听者,在他们得知病情后的慌乱中提供理智的建议,包括重新解释各种不同的治疗方法,以确保他们没误解医生的意思。这对那些单身者或与家人关系不好的病患尤其重要。可贵的是,乳房中心为病患提供手机联络号码,让她们知道无论何时都能联系上可帮助她们的护士。护士们也协助病患联系各部门的医疗人员,包括医生、社工、辅导员等等。

20180918_3_Small.jpg
蔡燕妮护士

有些病患在切除乳房后因种种原因没有做重建手术,医院于是为她们提供假乳试穿服务。

蔡燕妮说:“以前,假乳只在医院的药房售卖,可是我们发现很多女性都不好意思去药房买。另一个选择就是要到市区的店里购买。医院于是为病人提供在乳房中心试穿假乳的服务,既方便又有隐私。中心的假乳有各种大小,希望可以让病人有自信地步出医院。”

“她们正经历一段很艰难的时间,需要很多支持与鼓励。这些可从小事做起,包括说话更敏感一些,也更留心她需要什么。”

——陈愫明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