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虚拟实境眼镜 走进失智症者世界

根据新加坡管理大学与失智症协会完成的首个全国失智症调查,约72%患者觉得孤单与被舍弃;50%患者认为自己无法向他人公开自己的病情。

借助新加坡失智症协会首次推出的虚拟实境应用Enabling EDIE,既能了解患者的难处,亦有助护理人员制定更完善、贴心的照护计划。

短短五分钟的虚拟实境体验,感受起来却更漫长;例如家具和地板杂物其实都是障碍物,深色地毯在患者眼中宛如黑洞,所以患者不敢走近,只能挨着墙边缓缓而行。明明是自己的家,感觉竟似陌生环境,无力、无能之感排山倒海而来。

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知易行难。但借助科技的力量,或许至少可以设身处地,是个不错的起点。

新加坡失智症协会5月推出首个利用虚拟实境的工作坊Enabling EDIE:参与者只要戴上虚拟实境眼镜和耳机,便能体验失智症患者的所见所闻。工作坊的培训材料由澳大利亚失智症协会开发,新加坡是首个推出这个工作坊的亚洲国家。

联合早报记者3月与其他媒体、专业医护人员和相关业者参与这个工作坊,亲身体验失智症患者面对的常见困难;大家戴上虚拟实境眼镜和耳机,走进患者的世界,以患者角度感受周遭环境。

Enabling EDIE设定的场景其实非常普遍:午夜醒来想上厕所,但在昏暗的卧房里,房门找不到,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到厕所;过程跌跌撞撞,多次误判厕所位置,墙上忽然出现莫名黑影,耳边频频响起杂音和妻子的责备,让患者不知所措,越走越慌乱。最后终于“克服万难”走到厕所小解,岂料听到妻子的责骂。妻子开了灯,患者才发现原来自己走到洗衣房,错把脏衣篮当成马桶。妻子埋怨:这不是第一次了。

短短五分钟的虚拟实境体验,感受起来却更漫长;可想而知,对于失智症患者来说,即便是上厕所小解这看似简单的事,其实也有许多不简单的地方。例如,家具和地板杂物其实都是障碍物,深色地毯在患者眼中宛如黑洞,所以患者不敢走近,只能挨着墙边缓缓而行。明明是自己的家,感觉竟似陌生环境,无力、无能之感排山倒海而来。

190430_1_Large.jpg
纪维春(右)参与工作坊后,更理解患失智症的岳母的行为,他因此做出改变。(新加坡失智症协会提供)

第一次了解失智家人难处

根据心理卫生学院2015年进行的新加坡年长者健康研究,年龄60岁及以上的国人,10人之中有一人可能患有失智症。以此计算,本地估计有近8万2000人患有失智症,而且几年后可能超过10万人。对于照顾患者的家属来说,难过之余还要承担许多压力,结果往往身心俱疲。如果可以多一些了解,做出改变,有助改善患者和看护者本身的生活品质。

参与Enabling EDIE工作坊的纪维春(50岁,自雇人士)与家人一起照顾5年前确诊患上失智症的83岁岳母。他曾参与为失智症患者看护而设的多个培训课,但他始终认为自己是经过这个工作坊才是真正了解患者的生活,虚拟实境的体验也有助于解答他对失智症的疑惑。

纪维春说:“Enabling EDIE让我进入并看到失智症患者的世界,体验他们的感受,并明白为何患上失智症人士会有某些行为。例如把头侧向一边,而且无法‘正常’走路,其实是因为认知功能受损,进而影响视力、判断和行动力。”

亲临实境体会患者的处境之后,他在照顾岳母时变得更有耐心,也在家里做出改变,例如在点灯开关贴上标签,方便岳母辨识,厕所的灯也特地彻夜开着。

加深了解 将心比心

目前,Enabling EDIE工作坊主要为负责帮助失智症人士与家属的专业护理人员、社工及义工而设。相关人士若能体验失智症患者的生活,就能更好地协助他们克服日常生活的困难。

工作坊培训员之一是失智症协会的职能治疗师陈慧娴,她认为要真正对患者产生同理心,沉浸式虚拟现实(immersive VR)体验非常有帮助,因为体验者可亲身感受失智症导致的感官变化,以及面对日常生活困难的情绪。

她说:“随着社会老龄化,失智症的发病率也会提高。我们无论是在社交圈子或社区邻里,都非常可能出现患有失智症的人士。参与Enabling EDIE工作坊有助于生活在多元社会的我们,更了解其他人不同的需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