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反应性抑郁的心理治疗

订户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年届80岁的郑女士因为在家中摔伤住院,住院期间情绪反复无常,常在病床上哭起来,拒绝做物理治疗与职能治疗。病房医疗团队对她的状况非常关注,主治医生建议我看看她的个案。

不治疗或演变为重度抑郁症

郑女士守寡十多年,有儿有女,却选择独居,宁愿过着自由独立的生活。入院后,她十分担心自己回不去摔倒之前的生活状态,却又因为子女都有各自的家庭或事业而决意不成为子女的负担。我行我素以及倔强顽强的性格,促使她拜托医疗社工安排她在出院后住进疗养院。岂料申请不通过,让她的情绪就此一蹶不振。在那以后,她对一切失去兴趣,完全没了斗志,总是处在沮丧绝望的情绪中,认为自己活着毫无价值。她连住院都觉得是在给子女带来不便,总想着自己有多么一无是处。她不肯做复健,哪怕治疗师与家人不断鼓励她,她还是觉得自己没法做到,对丧失独立行动的能力而愈发焦躁恐慌。如此这般的恶性循环状态,几乎把郑女士吞噬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