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医生怎样治疗新冠病毒患者?

樟宜机场竖起告示牌,提醒在过去14天曾到过中国的旅客,向入境柜台通报。(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全国人民,包括医护人员、政府部门、各行各业团结一致,并肩作战,这才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有效方法。

截至2月7日晚上,我国已有33个确诊病例,而全球已有超过3万多个病例。

卫生部提醒国人,疾病应对级别已从黄色升至橙色,国人应每天最少量两次体温,一旦出现发烧或呼吸症状,便应求诊。

卫生部2月7日也宣布策略改变。以往是只替可疑病例做聚合酶链式反应(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简称PCR)测试,但由于新冠病毒已在市内暴发,现在国家传染病中心也给有肺炎的病人做新冠病毒测试。

还没新冠病毒的抗病药

医生是怎样处理染疾的病人呢?

首先,我们须要把病人隔离开来,以免其他医护或病人受感染。

其次,是进行支持性治疗。据报道,新冠病毒的病症是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等。医生会给予咳嗽药水、额外氧气补给等支持性治疗。

患有严重呼吸困难的病人,可能需要进入加护病房,有时可能需要人工呼吸器,以确保病人血内的氧气充足。

很多病患会出现次生感染。即是由于病毒破坏了病人的免疫系统,病人会再被其他病毒或细菌,甚至真菌感染。那时候医生便会加入抗生素及抗真菌药物。

时至今日,我们还没有具有科学证明的新冠病毒抗病药物。

从启动研究到正式启用,需要多年的心血及研究,绝不是短期内能成功的。

分四个阶段进行药物研究

药物研究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为临床前研究(Pre-clinical Phase)。通常是在动物或实验室内研究,在没有恶坏效果后才在真人身上试验。

第二个PhaseⅠ(第一阶段),是在正常人身上做实验,以检测不同分量的药物哪个分量是无害的。

之后是Phase II(第二阶段),在真正的病人身上做实验,给不同的分量让病人服用,看看哪些病人的病情是能受控下来,哪些药物最为有效又没有副作用,哪些药物是有弊处的。

最后的阶段是Phase III(第三阶段),是以新药跟现有药物比较,看看新药会否比现有药物更有效。

第二和第三阶段都是会以前瞻性,随机对照性来进行。通常以抽签方式把病人放在两个不同的组别,以保证两组的特征一样,这样才可以知道在服用了不同药物及分量后会产生什么效果。

如乙型肝炎的新药——替诺福韦二代(Vemlidy),就须经过以上四个程序,最后才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批准使用,整个过程约需5到10年时间。

但新冠病毒已迫在眉睫,也是广东人说的“打到来”了。我们哪有时间、人力及物力去试测哪种药物最为有效?

从现成药物来治病

于是,专家用了另一种手法来应付。

第一种方法是用现有的抗病药物在新冠病毒病人身上。好处是我们对这些药物的药性、副作用等皆耳熟能详,最多只是没有效用,通常不会带来害处。2003年沙斯,香港中文大学的团队就用对抗丙型肝炎的药物——巴伟林 (Ribavarin)来对付。

第二种方法是用超科技看病毒的特征,再从现有药物中慢慢找出最适当的药物。其实很多药物公司都研发了很多对付不同病毒的药物。但可能不能对现有的病毒如爱之病、丙型肝炎不有效而没在市面出现。

但这些已研发了的药物可能对新病毒有效。

第三种办法是从病毒的特征再制新药物,但这过程需要时间、人力及物力,不易在短期内做到。

现在大部分对新冠病毒的研究都是用第一种方法。

在美国华盛顿州的新冠病毒病人,就服用了瑞德西韦(Remdesivir)。据《新英格兰医学期刊》1月31日文章,病人在病后第七天服用瑞德西韦,第八天便有明显进步,之后更不再需要使用氧气。泰国则用爱之病药物和流行感冒药物洛匹那韦(Lopinavir)、利托那韦 (Ritonavir)和奧司他伟(Oseltamivir),用在一个71岁新冠病毒病患身上。据美联社报道,病人在服药后的48小时,其体内肺部的病毒已完全消灭。

中国武汉研究员则在权威性医学期刊“Nature”(2月4日)发表,在实验内,以Remdesivir加一种抗疟疾药氯喹(Chloroguine)可有效控制新冠病毒。

中国已开始使用这药在新冠病毒的病人身上。他们以最科学化的实验,即前瞻性随机对照性地把500个病人放在新药组,另外500个病人则服安慰剂Placebo,以比较及测验新药有没有效,有没有副作用。病人在服用了10天的药物后,再多观察28天,比较新药对病人的利弊。

这研究将是世界最大型的对抗新冠病毒的临床研究,它已获得制造Remdesivir的美国药剂公司Gilead Sciences的协助,供应足够的Remdesivir药物。

这研究应会在三个月后有初步结果。

新加坡卫生部总科学家陈祝全教授(Prof Tan Chorh Chuan)在2月4日的访问中,提到国家传染病中心也有用洛匹那韦及利托那韦在我国小部分新冠病毒病人身上。

陈教授说,现在看来,初部效果取得不错成绩,但要说这两个对新冠病毒有没有效,有没有害,还是言之过早。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2月7日发表的文章,描述中国武汉中南医院138个病人中,最常看到的病症是发烧(99%)、疲倦(67%)、咳嗽(59%)、肌肉痛(35%)及呼吸困难(31%)。

但它最常出现的病症病状并不特别,与普通的伤风感冒并无异样,老百姓甚至是医生也不容易看出是新冠病毒。

但若以上症状持续了数天,还是应该及早求诊。

公众应多用肥皂洗手

我也呼吁大家少到人多的地方,以减少被感染机会,大家还是应常用肥皂洗手,尤其在碰眼睛或面之前更应先用肥皂洗手。

至今,卫生部并不提议大家出外一定要戴口罩,口罩的供应有限,而对抗新冠病毒的时间长短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我们还是要合理及有节制地用口罩。

全国人民,包括医护人员、政府部门、各行各业都应团结一致,并肩作战,这才是对抗新冠病毒的最有效方法。

(作者是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中心,肠胃及肝胆专科顾问医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