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医生,医院安全吗?”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医院怎样保障病人的健康?其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原因是每个医护人员都认真严肃地做好防护工作,所以病毒暴发性极低。

陈小姐是我的病人,上周因发烧及上腹疼痛来看病,我建议她入院做进一步检查治疗。

她原则同意我的建议,但她提出疑问:“韦医生,医院安全吗?”

她的问题一时使我不知所措。

为什么医院会不安全?医生及护士都受过严格训练,全都经过重重考试才能当上专科医生及护士。医院也有严格规定,病人的健康及人身安全一定要受到保障。

但陈小姐不是问这些安全问题,她的意思是,在她入院后,有可能感染到2019冠状病毒疾病吗?

她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

医院里里外外做足防范

医院怎样保障病人的健康呢?其实卫生部及医院内部都有很严格的条例。

首先,我工作的医院把全部的出入口控制在两个出入口,一个在大门前,另一个在紧急部门前。

每个病人及探访者都须申报有没有发烧及呼吸系统症状,及过去14天旅游记录,有没与冠病病人接触的记录。

凡是有可能已染上冠病的探访者都被拒绝进入。

如果是病人,他们便会被送到紧急部门的隔离房做进一步检查。

即使是乙肝病病人,也要经过以上手续。例如,一个乙肝病人咳嗽了,他会被送到隔离病房,我到那里探望他,也要穿上足够的个人防护衣(Personal Protection Equipment,简称PPE)。

目的是不让有可能带疾者踏入医院。

第二,除非情况严重,否则每个病人只允许一个探病者,以减少出入的人流数量。

第三,所有医生在看病时都须戴口罩及穿上个人防护衣,一方面避免病人传病给医护人员,另一方面也防止医护人员,包括我在内,把病毒传染给病人。

医院也在多个角落置放消毒洗手液以便医护人员、病人及探访者洗手消毒,以减少病毒传染机会。

还有,我所属的医院只有单人病房,因而病人传病人的机会更加减低。

还有,据我所知,我的医院在2月初发现了一个冠病病人。他完全没有到外国旅游,也没有与冠病病人接触,但他因发烧入院,第一天入院时X光并没有出现肺炎现象,但在入院数天后才被发现确诊冠病。

照顾他的主诊医生及所有护士们,没有一个受他感染。

部分病人延误看诊

不要忘记,这是个完全没有危险因素的病人。这证明我所属医院的防范措施做得不错。

不只是我所属医院,新加坡差不多每个政府或私人医院都有冠病病人,但到今天为止,还未听到有任何医院内爆出从一个病人传到另一个病人的事例。

一个多月前,中央医院因为将三个可疑病人放在同一个病房内,所以在房内传染。

但中央医院已收紧了收治病人措施,在过去一个多月来已没有发生这类事件了。

当然,医院不是商场或游乐场,非必要去,就不应去。

但像陈小姐这位病人,及其他需要看医生的病人,就不应讳疾忌医。

陈小姐的考虑及担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也不是陈小姐的个人问题,而是所有病人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慢性病病人都延后他们的定期复诊时间。

从医学及逻辑上来看,是不合理的。

不去复诊,病人的慢性病如癌症、糖尿病、冠心病等可能会恶化,或造成严重长期问题。

其实在医院内感染到冠病病毒的可能性是极低的。理论上应照原定的时间去复诊的。

陈女士最终被我说服,在入院4天后出院,到现在还没有问题。

其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原因是每个医护人员都认真严肃地做好防护工作,所以病毒暴发性极低。

今天我的一个病人患上大肠憩息炎,须要入院打注射性的抗生素。她也问我同一个问题,我也跟她作同一个解释。

我打趣地说:“你怕医院传染病毒给你,其实我也一样害怕你将你身上隐藏的病毒传染给我们。”

我总结说:“只要每个国人都尽好自己的本分,我们就可以一起共同战胜病毒。”

(作者是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中心肠胃及肝胆专科顾问医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