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6月1日之后 会否出现第二波疫情?

韦俊韬医生

字体大小:

新加坡4月起实行病毒阻断措施,6月1日结束抗疫阶段。近两个月,我国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确诊病例有了明显的下降,除了在客工宿舍暴发的疫情外,我国冠病已近乎绝迹,归功于政府和国人。

据报道,我国将按计划在6月1日结束阻断抗疫阶段,但为避免第二波疫情,阻断措施不会一次过松绑,而是分三个阶段放宽。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及卫生部长颜金勇已多次说过,阻断抗疫措施是不会在6月1日后全部解除的,黄循财也说,“如果我们开放得太快并允许社交活动重启,疫情有再度暴发的风险,我们也可能看到更多的病例和感染群形成。”

我们需要留意6月1日以后病毒有没有出现第二波。

什么是第二波?我们可理解第一波是在刚暴发时的汹涌波涛,那么什么是第二波呢?往后还有第三波及第四波吗?

西班牙流感暴发 赔上5000万人性命

我们可从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说起。

历史记载,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感染了5亿人,约当时的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其中5000万人死亡。约60余万个美国人死于这场大流感。

美国州政府各自为政,我们可从各州不同的抗疫策略及结果得出结论。西班牙流感是在一战后由回国的军人从欧洲带回美国的,旧金山是受波及之一。

旧金山第一个流感个案是在1918年9月23日发现的,虽然那病人在发病后受隔离,但病毒已开始传播。10月9日,涌现169个病例,一周之后,病例升至2000多个。看到疫情暴发,旧金山政府于是决定封城,10月17日宣布一系列措施,包括关闭学校、戏院,不准聚集,宅家,屋外戴口罩,更宣说戴口罩是爱国表现。

10月下旬,两万多病人受感染,千人死亡。

封城解封再封城

11月中旬,即封城后的一个月,新病例有明显的下降,全城都觉得封城措施已奏效,很多人开始不耐烦,反对封城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旧金山政府于是在11月中旬,开始解放措施。饭店恢复营业,学校及戏院重开,人们迫不及待地出外,看电影、吃饭,见朋友等,也不戴口罩。

但这欢乐是短暂的。1919年1月10日,短短一天内就有600个新病例。虽然市政府立刻再封城,要求人们戴上口罩,但为时已晚,共有4万5000旧金山人受感染,3000多人死亡。

这就是典型的第二波。

第二波一定会发生吗?答案是否定的。

很多地方如纽约、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等多个地方都没有出现第二波。

小心翼翼地放宽限制

过去数十年来,医药界对1918年西班牙流感做了各种各样的研究。他们都发现封城的时间长短是第二波的关键因素。

旧金山是最早开城之一,可是赔了夫人折了兵。

新加坡政府做得很对,虽然大多数国人都翘首期待结束抗疫,放宽限制,但我们还是绝不能掉以轻心,赶着第一时间大开中门。

慢慢地,有系统地,小心翼翼地还是最合理的做法,一发现有小规模疫情暴发,便须立刻研究,对症下药,或局部封城。

我们看看香港及武汉,它们在解封措施后,仍然小心地盯紧提防病毒的重现,继续对有疑似病人做咽拭子采样,立法强制市民出外戴口罩,遵守社交隔离,不准多人集会等,并且对游客及客工在入境后做核酸检测。

以旧金山第二波疫情为借镜

黄循财及颜金勇部长说得对,我们要有耐性,让结束阻断抗疫阶段一步步来,不能操之过急。我们应像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生前说的,“摸着石头过河”。

我国能否成功顺利逐步解封,能否防止第二波疫情的出现,除了需要政府的领导,也需要国人的支持合作。

我们也应以1918年旧金山第二波疫情作为借镜,绝不能重蹈覆辙。往后我们还是应继续戴口罩,遵守社交隔离,爱国,爱同胞。

(作者是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中心肠胃及肝胆专科顾问医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