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叫视讯会议太疲劳

长时间盯着屏幕,开线上会议,还处理公务,上班族的精神压力可能会更大。(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疫情时期,上班族频密开视讯会议,有些人会感觉疲劳。受访心理顾问提出他的看法。

疫情时期,要减少与他人近距离会面,居家办公的上班族便得经常开视讯会议,这种新常态下的工作方式或许会让人觉得比直接面对面讨论更加费神,甚至可能出现视讯疲劳的现象。

电脑屏幕局限增加心理压力

0707_now_1_Medium.jpg
杜耀明建议,尽可能在开线上视讯会议时,避免让镜头对准自己,减少压力。(受访者提供)

承诺心理保健集团临床心理学博士兼顾问杜耀明指出,在冠病疫情暴发前,一般上班族的常规会议通常是在会议室举行,空间里的互动承载着更大的社交影响力。

相较之下,通过线上会议,这种社交行为被简化为只能局限于屏幕所能看到的范围。除了无法像之前那样可以一览整个会议室空间外,眼睛视线只能集中在电脑屏幕的小空间,容易视觉疲劳。

此外,人们在长时间盯着屏幕的当儿,还要在这框架内处理所听到或看到的事物,因此精神压力可能更大。与此同时,人们也必须更加努力处理非语言的信息,包括身体语言、面部表情、语调及音调。和面对面的接触相比,视讯会议因为环境局限,需要更花心思来解读这些社交肢体语言的意义,出现视讯疲劳情有可原。

根据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组织行为学副教授詹皮耶罗·皮特里列里(Gianpiero Petriglieri)博士所述,在线上会议中可出现不和谐现象,因为参与者在这形式的互动中,即使思想一致,但身体却感觉不到。这种不协调或脱节可产生矛盾的感觉,从而增加疲劳感,促使人们很难轻松自在地进入谈话中。

工业与组织心理学副教授玛丽莎·沙格勒(Marissa Shuffler)博士也描述在视讯中因为摄像镜头一直对准自己,容易令人感觉被监视而带来疲劳感。在自然的社会环境中,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但在线上视讯会议中,人们往往会感觉自己在台上受到注视,感受到压力。通常视讯的群体越大,压力也就越大。

另一个常见的视讯疲劳情况可源于通讯技术故障,如电脑突然宕机,或是信息传送延迟,促使人们担忧重要的信息可能会被遗漏,或是沟通的内容可能被误解。况且,人们在线上会议上很难慢下来澄清自己所面对的状况,因为担心自己的问题会造成对方的干扰,从而加重了心理压力,也更容易精神疲劳。

杜耀明指出,视讯疲劳不局限在线上会议,这疲累也可能是积累而成的,尤其在疫情期间,人们由于减少外出时间,日常生活如叫外卖,开始线上课程,以及与其他不住在一起的家人或朋友保持频密联系时,都可能要借助电脑屏幕连接到网络。长时间盯着屏幕容易让人精神集中力透支,产生疲劳。

与此相关的还包括线上会议被排得十分频密,让居家办公的员工一个接一个地开启视讯会议,无法休息。

避免过度依赖视讯会议

有鉴于上述线上会议所造成的压力和焦虑情绪,杜耀明提出以下建议:

· 为视像通讯的频率设限,只在工作所需的必要范围内开启视讯会议。这意味着人们需要适当休息,包括从电子设备中暂时抽离,一般来说也就是避免过度依赖这种通讯方式,不让情绪受它影响。

· 尽可能情况下,在开线上视讯会议时适当关闭摄像镜头,或者将屏幕朝向一边,有助于减少镜头直接对着自己所引起的压力,也让与会者可以更集中注意力。

· 在不同的线上会议之间,让身体和大脑有机会略为休息。如果视讯会议是不可避免的,时间又长,那就练习20-20-20规则:每20分钟,花20秒看20英尺外的东西。记住,电子设备应该是我们的工具,而不是我们的主人。

另外,杜耀明也提到,若你是上司,不妨在开始会议之前,快速地相互了解与会者的健康状况。其次,可考虑视讯会议是否最好的工作方式,在很多情况下,如果只有简单的信息须要传达或讨论,讲电话可能是更快速有效的沟通方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