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大肠息肉的风险

(iStock图片)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年过45岁,若有腹痛,都不应掉以轻心,李伯伯近80岁,因腹痛来看病,我向李家解释,李伯伯需要做胃部及大肠内窥镜检查,危险性极低,少过千分之一。

术后,我发现他的横结肠有一颗1.5公分大的扁平息肉。李伯伯的息肉是扁平的(Flat Polyp),没有把柄,要切除时有可能弄穿大肠,切除息肉后出血危险性也高,而有可能切得不“干净”,留下少部分的息肉。关键是,扁平息肉变大肠癌的概率较大。

两种手术方式,风险不同

我看到这个1.5公分大的扁平息肉只有两个选择:通过内窥镜切除或撤退,让外科医生来切除。我决定不冒险,把内窥镜取出,等他醒来后再跟他商量。

大肠息肉有两种:带蒂或扁平。大部分大肠息肉都是带蒂的(Pedunculated),就像一棵树,有一条肉柄,切除息肉,危险性很低。

李伯伯两天后来复诊。我取出照片向李家解释:一是做内窥镜粘膜切除(endoscopic mucosal resection),但有可能切除不干净,及有弄穿肠及出血的危险;二是由外科医生切除大肠及息肉,但风险性较大。

世上无十全十美的方案,没有低风险、高回报的治疗方法。病人决定开刀,以免留下息肉。

我请拥有丰富经验的老同学许医生来掌刀。

由于李伯伯年事已高,我们安排他先做手术前的心脏检查。

老同学庄医生发现病人的冠动脉有中度性阻塞,若手术时间过长或在术中出现大量出血,血压下降,就有可能触发心脏病。

在开刀前,许医生再跟李家商量,他们决定动手术。

今时今日,医生不能给病人做主,我们要一五一十地把病情、治疗方法、风险等和病人打个招呼,让病人做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风险总是会有的,没有一种药物及手术是完全的安全,我们要与病人一起做最理智的决定。

开刀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许医生除了切除部分大肠外,附近的淋巴结也要切除。

术后出现心房颤动

开刀后,我们安排李伯伯到加护病房观察一晚,打算第二天才送他到普通病房。谁知术后病人的心跳出现状况,原来他有心房颤动(Atrial Fibrillation)。

很多老人在术后心跳都可能出现状况。还好,我们及早发现,从而对症下药。

就在术后的一两天,我突然有个念头,或许我不该让李伯伯选择开刀,或许我应尝试替他做内镜粘膜切除,一旦失败才开刀。做医生就是这样,同个病其实有多种治疗法,每种都有优缺点。我们往往是在治疗后才知道我们当时的决定对或错。

还好,李伯伯的心跳在第三天恢复正常,吃喝都没问题。

在第五天,我们让他出院。回家后,大肠的病理报告出炉。原来那扁平息肉是早期的大肠癌。还好,大肠外壁及附近的淋巴结都没扩散。他的第一期大肠癌手术成功,不需化疗。

回想起来,假若我给他做内镜粘膜切除手术,之后还是要做大肠切除手术。李伯伯的选择是正确的。

(作者是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中心肠胃及肝胆专科顾问医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