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肝肿瘤可否烧掉

图A:左肝长了一颗原发性肝癌。(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消融技术尤其是微波消融,能有效地消融较大的肿瘤。

年长病人常说,人老了,即使患有肿瘤也很怕动手术,长者宁愿承受痛苦也不要动手术。最近遇见了患有慢性肾病的80余岁的老翁,虽然还没有严重到需要洗肾,但所有事情还是须慎重。

东南亚原发性肝癌极为普遍

在一次肾科医生的例行检查时,老翁的腹部超声波检测出他的左肝有一个硬块,面积约3厘米。老翁常年患有三高(高血压、高血糖及高血脂),累积下来的便是脂肪肝。脂肪肝在早期如没有好好照料,长年累月的肝细胞慢性发炎,二三十年后的结果便是肝硬化。当检查测出肝有硬块,而且又有肝硬化,这意味着老翁患有恶性肝肿瘤的可能性颇高!恶性肝肿瘤有不同的归类,最常见的是肿瘤转移至肝脏(Liver Metastasis),肿瘤的源头可来自直肠结肠癌、胃癌、胰腺癌等。在我国,由于东南亚及东亚国家是乙型肝炎病毒潜伏的地方,原发性肝癌(Primary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也非常常见。另外,原发性恶性肝肿瘤还包括肝内胆管细胞癌等。

当然,对病人来说,在肝脏里发现硬块都不会是好消息。肾科的同事迅速联络我,看看是否可以尽早会诊。如果要通过正常管道安排门诊,可能须等上两周至一个月。面对患有肿瘤的病人,我们通常都会尽快安排以便提早治疗。由于超声波只是初步检查,他必须做更详细的扫描。我们马上安排了电脑断层扫描,但是老翁的慢性肾病必须加以关注,他入院吊了点滴,做了扫描。入院时,老翁有一女士陪伴。切问之下,女士是老翁友人,对他的病情非常了解,也对他照顾有加。扫描结果确诊了,老翁患有原发性肝癌(图A)。面对确诊结果,两人非常坦然,询问了治疗的选择。

zb_1013_cj_doc7cn065oc3xk19wrg7bau_06175102_chewsl_Small.jpg
图B:腹腔镜肝肿瘤微波消融术后,肝癌已被消灭。(作者提供)

腹腔镜肝肿瘤微波消融术

原发性肝癌的治疗有很多种,可分为两大类:可治愈方针(Curative treatment)与暂缓性方针(Palliative treatment)。

前者包括手术局部切除肝脏(Partial liver resection)、肝移植(Liver transplantation)或肝消融(Liver ablation)治疗,后者又有肝化学栓塞治疗(Chemoembolization)、肝内放射治疗(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化疗、免疫治疗及临终关怀治疗等。

我们会通过各种资料以及病人的身体状况拟定适合的方案治疗。同时,病人也须配合我们,治疗才会事半功倍。老翁的年纪加上身体许多的慢性病及肾病,让我们断定了较保守的治疗。其实他的肝功能还是不错的,被评估为Child's A级,要切除是可以的。病人及友人进一步问道,有更低风险的吗?

肿瘤的位置非常靠近胃部,如果要通过放射介入(Interventional radiology)的方式来消融(Ablation)这肿瘤,伤到胃的可能性高。但如果可以通过腹腔镜进行消融治疗,我们便可以在消融时,将胃暂时隔离从而避免伤及胃部。消融技术也有巨大进展,目前可分为射频消融术、微波消融术等,尤其是微波消融,近两年来的新进技术,能有效地消融较大的肿瘤。我们选择做腹腔镜肝肿瘤微波消融术(Laparoscopic microwave ablation of liver)。

zb_1013_bj_doc6uxf84f87yc165cuwa1r_08164730_chewsl_Small.jpg
勾伟杰副教授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肝胆胰外科及肝脏移植外科高级顾问医生。

我们安排老翁入院治疗。麻醉后,我们在他的肚脐开了个1厘米的小洞,放入腹腔镜后,通过腹腔超声波确定肿瘤的位置,面积及周边的胆管血管等,并从肚皮植入微波消融的仪器(直径大约3毫米)。

由于肿瘤不是正圆形,我们做了两三次的消融治疗以确保治疗完整。手术非常顺利,一小时后大功告成。术后,病人恢复非常快,除了慢性肾病造成术后几天的呼吸不顺畅,伤口及肝功能完全无恙!

上星期,病人及友人来复诊,他行动自如,声音响亮,中气十足。我们也安排了扫描检查肝肿瘤治疗后的成果,肿瘤已经完全消灭(图B),可喜可贺!病人的友人非常激动,走出门诊室后,又再次折返鞠躬道谢!真令人感动。

专科医生对肿瘤的治疗方案当然了如指掌,但是我们也必须对每个病人的身体特性、健康状况以及个人意愿来拟定治疗方案。即使有再好的治疗,但是如果病人的肿瘤已经到了晚期,我们也回天乏术。反之,有再好的治疗,但是医生无法得到病人的同意及配合,也于事无补。

医生的责任必须是,适当地引导病人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然后尽最大努力确保治疗顺利。医生不是神,我们只能尽力帮忙病人,医患之间的微妙关系必须建立在信任之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