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支援勿惯纵 精神疾病患者

字体大小:

照护精神疾病患者,关心和惯纵仅一线之差,应对不当帮助不到患者,还会影响自身的身心健康。心理卫生学院三名专家分别解释如何避免惯纵患者;患者不愿求医的话,亲人应如何处理;以及我国最普遍的精神疾病之一——焦虑症的类型和症状。

亲人备受精神疾病困扰,我们是否就该竭尽所能,对亲人有求必应?

答案并不简单。关键是,我们必须识别“支援”(supporting)和“惯纵”(enabling)的差异,以免让爱与关怀弄巧成拙,以致延缓患者的康复。

心理卫生学院紧急部专科顾问医生黄伟立指出,照护者(特别是家长和伴侣)都会强烈渴望帮助和支持患病的亲人,例如帮对方做一些他目前无法自己做的事,或协助他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不过,如果照护者提供的帮助和支持无法解决问题,而是让问题更根深蒂固,那可能会让问题的根源变本加厉。”

他以较极端的例子说明:孩子毒品成瘾,家长担心他生活成问题,主动塞钱给他,其实是促使他继续嗜毒。“很多时候,当照护者频频介入,为亲人解决问题,那就等于夺去了患者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动力,而患者也少了改变的理由。如果患者不必面对自己的言行的后果,那会让患者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合理的,而他的行为也可能逐步加剧,患者还可能期待亲人会继续忍让,放纵自己。”

如何分辨是不是惯纵

照护者如何确认自己究竟是在支援或惯纵患者?黄伟立医生解释,“惯纵”和“支援”仅一线之差,照护者应考虑下列问题,就知道自己的关心是否在促使患者的问题持续下去。这些问题包括:

●患者的一些行为让其他人难以接受,你是否视而不见?

●你是否担心自己如果没有照着患者的意思做,就会导致他离开,或出现暴力行为?

●你是否为了掩护患者的问题或过错而撒谎?

●明明是患者该负的责任,你是否总是把责任归咎于其他人?

●你出手相助,患者却没有表现出认可或感谢,问题甚至变本加厉,而你仍旧主动帮忙?

如果你回答“是”,那可能就是“惯纵”,而不是支持了。下一步该怎么做?

黄伟立医生说,“enabling caregivers”(惯纵患者的照护者)应该停止这么做。当然,他明白说易行难,照护者允许患者承受个人决定所造成的后果,必须拿出勇气,自我节制,过程中必须经历不容易处理的情绪。

“精神疾病会影响一个人的想法、行为和情绪,症状往往对患者的日常生活造成冲击,也会打乱人际关系。就严重精神疾病而言,一般不会忽然发生,照护者往往会在疾病完全发作之前,就留意到患者一些细微改变。”

及时观察到亲人的变化,鼓励他求医,而不是惯纵他,是帮助患者加快康复的关键。

焦虑症症状因人而异

精神疾病在我国并不罕见,其中最常见的包括焦虑症(anxiety disorders)。

心理卫生学院情绪管理及焦虑障碍精神科部门高级专科顾问Bhanu Gupta医生解释,本地常见的焦虑症类型包括社交恐惧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恐惧症(phobia)、恐慌症(panic disorder)和广泛性焦虑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此外,某些病症如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TSD)及适应障碍症(adjustment disorder)的症状往往包括焦虑因素。根据2016年的全国精神健康调查,单是广泛性焦虑症及强迫症的终生患病率就有4.8%。

Bhanu Gupta医生说:“一般患者可能出现的生理症状包括心悸、发抖、出汗、口干、身体酸痛和胃部问题,心理症状则有暴躁易怒、失眠、紧张以及无法专注。当然,身处让人害怕的情况时,焦虑感是正常的反映,但焦虑症患者的共同点是那份焦虑感的幅度远远超出该情况的风险和严重性。”

症状有多严重,则会按照焦虑症类别以及病症严重程度而异。此外,患者如果同时患有其他生理或心理病症,加上本身脾气和性格,以及是否有足够亲友支持,都会影响症状的体现和变化。

心理卫生学院心理学部门资深临床心理学家洪敦赐指出,大部分焦虑症患者都对自己的病情有相当好的认知;给他们机会了解治疗方法,一般患者都愿意接受治疗。

“要是亲友疑似患上焦虑症,却不肯求助,首先可尝试温和地说服他,同时给予支持,促进彼此的信任,并帮助他加强自信。有些人不愿求诊,可能是他们认为精神疾病被污名化,或是不明白有哪些治疗方法,也可能是因病情严重,根本无法离开住家。

“如果患者需要更多时间考虑是否接受治疗,亲人或照护者可以尝试自己直接求助,因为照护压力可能排山倒海。尝试单人疗法(individual therapy)、家庭疗法(family therapy)或加入照护者互助小组,往往能给照护者提供更多资源,让他们在帮助患有精神疾病的亲人时,也为自己找到求助的途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