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 香港鸟

英国朋友交了中国男友,中国男友是空少,申请去伦敦深造,两人在欧洲旅行,听说我有时在苹果日报写几行字,年轻的中国空少不屑,跟他的英国男友说,香港咸湿小报,黄雨伞运动时支持那些占领街头的群众,上不了台面。英国朋友大笑。

我也笑笑,脑海翻滚回忆,年轻时搬到香港,去茶楼喝早茶,翻读明报、苹果日报、信报,学认那些香港人自行发明的广东字,是在那种时空下,我逐渐认识了香港人的生猛底气。香港人不花时间牢骚,一心赚钱,拼劲生活,用血肉筋骨顶起这座城市的钢筋水泥,斤斤计较细节,务求高效率。许多人金刚脸、菩萨心,唯一的阿Q解气方式就是跟着苹果日报用粗野字眼嘲笑那些惺惺作态的富豪权贵,乐于戳破他们的道貌假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