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如此患得患失

我早早就选定课室最后一排角头的座位坐下,等待老师来教课。

陆续进来的,有华人、印度人、缠头巾的锡克人、一对马来族母女、日本人、韩国人,还有几位看不出是什么国籍的白皮肤洋人。一班总共20多位,人种真够国际化了,每人交上30元学费,来上一节三小时的课。

多久没走进课堂正襟危坐了?我可不是来上什么了不起的课程,或进修以自我提升。因为即将雇请帮佣,条件和名目繁多的申请程序中,包括需要上人力部规划的雇主培训课程,学习如何当一名称职的雇主,课毕取得合格证书,才可正式呈上申请,随后还得等候两个月,女佣才会飞来报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