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诗人

最近读了戴醒的文章《二十年,怀念母亲戴厚英》,忽然想到一位诗人——不是闻捷,而是一位不知名的诗人,因为是他带我们几位学生去拜访过戴厚英,那是30年前的旧事了。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复旦的诗社很活跃,我不会写诗,但还是喜欢读诗的,那会儿哪个中文系的学生床头没有北岛舒婷顾城的诗集!我们宿舍住了七个人,都爱诗。大三的时候,一位外来的诗人很神秘地出现了,他很快和我们宿舍几乎所有人成了朋友。诗人没有工作,混迹于复旦、华师大的中文系宿舍楼里,晚上也经常留宿于校园,哪位上海同学回家床铺空出就睡哪张床。他长得帅吗?告诉大家,他只有一米四几,算是侏儒吧。现在想想,他一定有什么奇怪的魔力迷住了我们,他有诗才?他认识很多名人(譬如戴厚英)?他为人大方幽默?似乎是又似乎不是,隔了30年,我不敢确定了,总之,当时我们很欢迎他的出现,而他也是一阵一阵地神出鬼没,让我们有点牵挂。这个经历绝对有助于我后来对卡森·麦卡勒斯小说《伤心咖啡馆之歌》的理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