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站立的陶碗

11时40分,槟城二月初的太阳十分凶猛,加上干燥的北风,是最好的晒腊味时刻。但我们不是腊味,所以躲到前兴公司巴士车厂隔壁的小五金油漆店铺前的凉棚下乘凉。望过去,兴公司左侧的咖啡店也站了一群人,探头探脑在等待铁闸开门。

大家的共同目标是进去参观一个名为“艺术是垃圾/垃圾是艺术”的展出,这是立陶宛籍画家恩纳斯的首次个人展。未看过他的任何“乔治市魔镜”系列壁画前,我已经为“立陶宛”这个国名倾倒。当年只看过一次,便永远记得这个“站立的陶碗”,那要从197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以撒辛格(Issac Bashevis Singer)说起。由于这名以意第绪语(Yiddish)写作的得奖者曾在作品中提及拉脱维亚、波兰以及这个名字看上去很美的Lithuania,才让我第一次认识到地球上有这样一个国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