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漫·无止境

自小就爱看书,但不爱读书,更鲜少有认认真真地,把课本从头到尾细读一遍。尤其是数学课本,里头的方程式都冷冰冰的;做习题时,用双手数算,手指貌似受了伤的昆虫脚,在做垂死挣扎,老算不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那一年祖母带我上美发店,我第一次看到有些女顾客,头上罩着一个像鸡蛋壳的烫发机,低头阅读。我也似模似样地“看”起书来——随手抓起一本老夫子,和一本小叮当。看着翻着,一个个生动的图像在眼底唰唰唰流过,流尽无数人生百态,光怪陆离,流走了祖母,流到宮崎骏和《龙猫》退休了,小叮当也宣布隐退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