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北角梦见屋

订户

字体大小:

“你们到了香港?好,明天北角梦见屋见!”今年初春3月,抵港那天气温骤降,傍晚时分天已渐暗。站在港岛街角,望着碎雨冷风下路人的匆匆行色,心头凄惶之感不期而至。此时电话里传出的那把声音,淡定而有力,让惶惶中人定下神来。

他是香港人熟知的资深时评人李怡。“李怡”这个名字,对新加坡战后华校生来说也不陌生:上世纪50年代初,20多岁的李怡进入香港上海书局任编辑,当年编写的一系列青年自学丛书,在香港和新马一带华校年轻人中颇受欢迎。这回与李怡前辈相约,正是为了记录60年前那段“星洲—香江”书业故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