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陶渊明

自少小岁月读诗词至今,陶渊明的一派素月轻风总觉着过于清淡,与我不甚相宜。文史上,他的《饮酒诗/其五》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直逼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可是,文天祥的“清操厉冰雪,鬼神泣壮烈”岂不更感动人心?只是如今手机玩意儿大兴,人心不动了。

听说故人旧友纷纷抛掷老书包,收拾半生精神粮食丢给“加龙古尼”,让它“下辈子不再做书了”(林得楠语)。在下闻之,恍然大彻大悟:活到病病歪歪的,还不快快见贤思齐“跟进”?于是近日努力整理其实也已所剩无几的旧书,却突然寻见我年轻时候不欣赏的陶公,而且大大意外地喜欢上了……像青梅竹马重温旧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