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吃饭

来到不同的国家,不得不说食物。首先,我面临了在新加坡时一样的情形。不大知道有些什么食品,也吃不惯。刚到的第二天,喝奶茶,很大一杯。缅甸奶茶是小杯的,浓厚,喝第二杯就头晕了。可新加坡的奶茶有一股香,茉莉香?尝尝看,不错!蛮让人喜欢。其他卤味、菜色,倒因惯用酱油蚝油,与云南族所爱好的爽酸鲜辣不成一系,我慢慢才习惯了些带有甜味和虾米味的食物。像炒粿条、鸭面。只是,粽子还吃不惯。

在西方国家,我看除了汉堡包、比萨、沙拉,什么也不会合我的口味。可我到现在没有去吃过汉堡包,以前也极少去吃。小孩就爱。玻璃柜里常常放着当时热门的动画片人物和动物,买早餐就送,小孩更喜欢去了。不知道美国的麦当劳有没有这样呢?每次经过任何麦当劳店,都看不见什么人。不像亚洲的,人满为患。说起比萨,倒想试试看,芝士的。在仰光时,报社楼下就有新加坡人开的比萨店,做出来的比萨很不赖。美国以比萨为主食,芝士种类繁多,做出来的比萨丰富多样。我听过芝加哥有一家非常出名的比萨店,我在缅甸时就将其列入了行程表里,可惜到现在还不能成行。

这里的人很少吃米饭。不是没有,而是……因对我而言,那般处理过的米饭是乏味的,没有饭香,说清谈,却不然;说有味,却说不出来。总之不对味。他们却吃得很好。菜,小菜、肉类,色泽不错,香料浓厚。来一份吧。贵死了!唉,同样难吃。

生活好了,人们就爱在任何东西上分出不同层次,食物也一样。有机的,化肥的,转基因的。经过小镇的农场,沿路都是有机的味道。粪、尿,动物、人的,熏得反胃。有机食物是贵的,也是健康的。可吃着有机的,联想起沿路的味,不仅教人喷饭。化肥的只担心化学物质污染,蔬果样子倒十分漂亮。食用转基因的得有足够胆量,蔬果都是混血儿。这里倒普遍。说起肉类,我住处养鸡场的鸡才45天就成年,长得比一般的鸡小一半,鸡冠是长齐了,身形也对,叫起来也响亮,就是觉得怪。难怪这里的有机烤鸡写明是吃斋长大的,并非喂养化料增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