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日落之后

一般人对中秋节的印象是否都在日落之后?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的。月亮的节日,仿佛日落之后一切才终于热络起来。

夜幕低垂的故乡,属于中秋节的气味随着越来越浓的天色缓缓地聚集起来,父亲会在门前的小花园里架起一炉炭火,煤炭在逐渐鲜明的火光当中释放木香。长铁夹翻动的时候,零星的火光飘散开来。父亲说,炭火要活,就得在木炭烧得火红之后静置几分钟。静置后的炭火往幽暗处发光,被热度渗透的纤维在木炭的黑与橙红色的火光之间显得特别明晰,黑炭转灰,又在灰中褪去色彩。终于,炭活了,火润了,父亲架上白铁架,祖母和婶婶从屋里拿出腌了一下午的山珍,海味冰气未退,弟弟和叔叔围着炭炉,爷爷带着狗从附近的街巷散步回来,我抬头看月亮,仿佛中秋这时才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