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槟:精神病患走过的路

多年前,到精神病院去探望一个亲戚,在同一病房里碰见我公寓楼上的一个住户。这个60开外的芳邻,正和患病儿子讲话。

我上前去跟这芳邻老伯打个招呼。他大惊失色,黑着脸,急忙把我拉到病房另一角落,开门见山低声警告我说:“你千万别把事情(他儿子患有精神病)传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