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诗人, 也弄弄物理

听到黄克孙9月1日在美国去世的消息,我还是感到悲痛——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盖棺定论,他首先是个诗人,其次才是物理学家。记得八年前,第一次访黄教授,他亲口对我说:“100年后,若还有人记得我黄克孙的名字,一定是因为我写的诗及我的译诗。”说得多么坦荡自信。我把黄教授的话转告给一位物理学家,他不同意,他认为黄教授在物理学上的贡献,同样可以名垂史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